当林明峰将3万块钱定金交到售楼经理手里的时候,这名已在广州工作和学习长达7年的IT从业者才终于感觉,这座城市真正容纳了他。

今年5月,深圳和上海的房价相继暴涨。林明峰在“广州估计也不能幸免”的巨大恐慌中感到难以按捺,于是提前将安家计划付诸行动。不过,虽然广州房价最终并未暴涨,但林明峰仍感到十分庆幸,“起码在广州还能买得起房”。

中国房价行情平台公布的6月房价数据显示,广州的平均房价为20963元/㎡。而上海和深圳的房价已分别突破4万元和6万元的大关,甚至南京也高于广州。

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亲民的房价对于广州来说是一项优势,将有助于吸引人才。对希望在创新发展上能有所突破的广州来说,人才显然至关重要。

事实上,广州的优势并不只房价。从社会发展水平的角度来看,长期以来,广州作为广东首府,汇集大量的公共资源,教育和医疗在全省乃至泛珠地区也都具有绝对优势。

不过,如何将房价、教育和医疗等优势有效转化为人才红利?广州似乎仍需探索。

不只是美食之都

衣食住行,今天生活在都市中的人,似乎最操心的就是“住”了。

在沪深两市房价相继暴涨的4、5月,林明峰不由地担心起广州也会跟着陷入疯狂。

这名供职于广州某互联网公司的“IT民工”原本的计划是,多存两年钱,等自己和女友的积蓄足够首付再买房、结婚,以免加重老家父母的经济负担。

但似乎一切都被打乱了。上海、深圳房价暴涨的消息通过新闻推送到他面前,恐慌也紧随而至。“万一广州房价也跟着那样涨,我不知道打几份工才能买得起房。”林明峰说。

随后一个多月里,他的周末都奔波在广州的各大楼盘,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最终,林明峰选择将在广州的家安在位于广州东部的增城区,距离市中心1个多小时车程。

“不到一万一一平。”他说,未来那里地铁一开通就方便多了。

数据显示,6月份住宅均价为20963元/㎡,同比去年上涨7.77%。与之对比,上海的平均房价为41865元/㎡,同比去年上涨29.25%。值得注意的似乎,深圳6月份的一手住宅均价突破6万元大关,同比上涨101%。此外,南京的房价也已超过广州。

需要指出的是,广州房价存在较强的梯度性。天河、越秀、海珠等中心区域,房价大多为三四万,而番禺、增城、黄埔等从一万到两万不等。因此,生活在广州的工薪阶层,如林明峰可以在中心区域以外找到一个他承受范围以内的价位。

广州与京沪深房价分化背后,事实上是土地供给、人口结构、产业机构等方面的差异所致。以土地供给为例,以广深两市作为对比,2016年,广州计划供应居住用地和商服用地8.81平方公里,这约等于深圳在“十三五”期间的全部住房建设用地安排。

“广州就应该利用房价‘抢人’。”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说,目前,广州房价亲民,又有着作为一线城市的良好基础设施,能够对人才形成强大的吸引力,应该利用这一优势,加快承接京沪深高端人才,推动创新发展。

不过,仅仅房价形成的简单梯度还不足以形成人才流入。孙不熟认为,广州不妨可以借鉴一下深圳在高端人才引进和培育方面的经验做法。

深圳从2010年推出“孔雀计划”,累计已引进数十个创新团队和海外高层次人才1583人,并已形成一套完善的标准体系和综合人才服务体系。

此外,也有观点认为,产业政策亦是关键。广州还应该加大对“创新创业”,以及新经济、新产业和新业态的扶持力度,营造良好的产业发展环境。

广州未来人口增长空间宽松

广州各大医院或许是这座城市里方言最丰富的地方,汇集了湖南、湖北、广西、江西等等。在一定程度上,广州是他们“寻医问诊”的城市,尤其是重病。

长期以来,广州作为广东省省会,也是华南中心城市,大量的公共资源汇集于此,也使得广州成为区域内医疗资源最为丰富的城市。截至2015年,广州一共有34家三级甲等医院,略少于京沪,而深圳的三甲医院数量仅有10家。此外,广州全市卫生机构拥有床位8.21万张,其中医院床位7.33万张,而深圳的病床数仅3.7万张。

教育的情况亦类似。广州作为华南教育重镇,云集中大、暨大、华南理工等名校。数据显示,2015年广州普通高等教育本专科在校生达到104.32万人、研究生7.95万人。

住房、医疗和教育都或将成为广州吸引人才、创新发展的途径。

问题是,广州能承载多少人口?早前,国务院在批复《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1-2020年)》时强调,合理控制城市规模。到2020年,市域常住人口控制在1800万人以内。

对此,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专家均表示,这一人口控制红线实际上相当宽松,甚至更像是在“鼓励”广州合力扩张一定的人口。

截至2015年末,广州常住人口为1350.11万人,城镇人口比重为85.53%。此外,年末户籍人口854.19万人。这也就是说,广州未来5年有450万的人口增长空间。

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谈锦钊说,从国家批复的人口红线和用地指标来看,广州未来有足够的空间支持这样的人口增长,相比京沪深,广州的容量更大一些。

“城市的竞争最终的表现就是人口的竞争。”孙不熟认为,既然国家给出足够空间,广州就应该努力吸纳人口。从这一人口增长“目标”来看,国家多少有一种希望把广州发展成一个总体规模和功能上能接近京沪地位的城市。

“否则不会给这么大的空间,这也表明国家对广州的定位非常高。”